【紧急报告】特朗普总统的北美通商政策—面临风险的北美汽车生产

2017/02/08

概要

 本报告由MarkLines对拥有合作关系的英国调查公司LMC Automotive于2017年1月18日发布的紧急公告翻译而成。

 随着特朗普政权的上台,墨西哥、加拿大及其他地区的汽车生产都暴露在风险之中。选举期间,唐纳德特朗普并未提到税率等具体的数字,但近期却提出将对美国的进口车征收关税。此外,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NAFTA) 也面临崩溃的风险。

 美国汽车生产规模占北美整体的3分之2,随着整车厂对墨西哥的大规模投资以及将生产从亚洲和欧洲转移至墨西哥,墨西哥占NAFTA的生产比重预计将从目前的19%到2020年上升至26%。

 美国以外NAFTA加盟国生产的车辆将可能被处以罚款,整车厂现有车辆供应体系、今后北美的生产配比、新车型投放计划等已经开始启动的项目都有可能受到影响。新政府发布详细政策之前的情况仍是浮动的,不确定性高。如何应对特朗普总统的新政策及负面宣传的威胁,将是整车厂规划人员的重要课题。

 几家整车厂宣布将把车辆供应基地从美国以外转移至美国国内,今后从墨西哥、加拿大及其他国家转移至美国国内的动向或将持续发生。虽然与此次总统选举无直接联系,但整车厂公开发布对美国投资计划的情况或将持续。

 从根本上来说,任何生产体系的改变都会对供应链造成混乱。许多供应商都已经根据整车厂的扩能计划,在墨西哥开展大规模投资、或正在推进投资计划。

 对整车厂和供应商来说,提前把握各投资项目的潜在风险、以及目前的产能将处于何种程度的风险,对于降低今后政策变化产生的负面影响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以下报告将分析哪家整车厂面临的生产基地变更风险将最大等。



美国轻型车销量 – 将趋于平缓

US Light Vehicle Sales Environment – Plateau

  • 到2020年为止美国轻型车需求预计将趋于平缓。整车厂之间的竞争将进一步激化,抑制利润率的压力或将越来越大。
  • 预计整车厂将扩大现地化生产、墨西哥产能将扩大50%,在此背景下,预计北美生产车型占美国汽车市场的比重将上升。


    北美轻型车产量与产能趋势

    NA Production and Capacity Long-term Trend

    • 预计到2020年为止,北美新车需求将逐步扩大。
    • 现地化生产的推进和出口的扩大将带动产量的增加 (墨西哥产量预计将增加130万辆)。尽管会有大规模的扩能,但产能的利用率仍将维持在85%~90%左右。
    • 美国生产规模预计增加约20万辆 (2%)。而加拿大的生产规模将缩小。


      各整车厂在北美各国的产量

      NA Production by Country – OEM Breakdown



      美国汽车销量对墨西哥制造的依赖度

      North America Planned Capacity Investment
      • 多家整车厂在墨西哥实施大规模投资,扩大了墨西哥工厂对美国市场的车辆供应。
      • 福特尽管有“妥协”和最新发布的美国投资计划,Focus仍将从美国密歇根工厂转移至墨西哥埃莫西约工厂生产,届时墨西哥生产车型的比重将上升。
      • 通用在墨西哥的生产比重也将上升。Cruze/Equinox/Terrain都将在墨西哥投产。
      • FCA受到NAFTA内外生产体系重组影响,墨西哥生产车型比重较低。但该比重仍超过10%。
      • 丰田的墨西哥圣路易斯波西工厂将在2019年投产。然而,发布对美国100亿美元规模的投资计划后,该工厂仍受到了压力。
      • 大众随着奥迪的圣何塞恰巴新工厂投产、以及普埃布拉工厂投产新款Tiguan,其墨西哥生产车型比重也将上升。
      • 宝马的墨西哥生产车型比重接近20%。这是由于圣路易斯波西工厂将投产3 Series及其衍生车型。












      美国销售车型各产地比例 (按整车厂分)

      整车厂

      从NAFTA以外地区的进口车比重 美国生产车型比重 墨西哥生产车型比重 墨西哥方面的备注
      2016 2020 2016 2020 2016 2020
      大众 55% 43% 12% 17% 32% 40% 从NAFTA以外地区及墨西哥的进口比重较高。
      马自达 86% 75% 0% 0% 14% 25% (在墨西哥生产的) Mazda3将面临产地变更的风险。
      雷诺日产 24% 25% 54% 50% 22% 25% 美国产量减少。COMPAS (与戴姆勒的合资工厂) 的投产将使墨西哥产量增加。
      通用 7% 6% 65% 66% 14% 19% 从NAFTA以外地区的进口减少。但人气车型要转移至墨西哥生产存在风险。
      福特 2% 4% 79% 73% 12% 18% 尽管有所妥协,墨西哥生产车型的比重仍将上升,美国生产车型的比重将下降。
      宝马 72% 48% 28% 35% 0% 18% 新款X7的投产使美国生产车型的比重上升。但墨西哥新工厂仍面临风险。
      现代 52% 42% 48% 44% 1% 14% 生产起亚Forte/现代Accent/起亚Rio的墨西哥新工厂的投产将使墨西哥生产车型的比重上升。
      丰田 27% 21% 48% 49% 5% 12% Corolla和Tacoma在墨西哥的生产已面临风险。
      FCA 7% 9% 54% 61% 18% 12% 一直以来积极发布计划产生作用。
      本田 0% 2% 68% 70% 11% 8% 尽管存在风险,CR-V的生产仍有可能从墨西哥转移至美国。
      戴姆勒 50% 49% 50% 46% 0% 5% COMPAS (与雷诺日产的合资工厂) 将提高墨西哥的比重。高进口比重将是形成风险的主要原因。
      富士重工 60% 34% 40% 66% 0% 0% 预测将对美国进一步投资,在美国的存在感很强。
      特斯拉 0% 0% 100% 100% 0% 0% 全部在美国生产。
      出处:  LMC Automotive

      整车厂 从NAFTA以外地区的进口车比重 美国生产车型比重 加拿大生产车型比重 加拿大方面的备注
      2016 2020 2016 2020 2016 2020
      通用 7% 6% 65% 66% 15% 9% Oshawa 2的关闭使加拿大的比重下降。但基于与加拿大汽车工会 (Unifor) 的合同,重型皮卡的生产将从美国转移至加拿大的计划存在风险。
      福特 2% 4% 79% 73% 7% 5% 风险有限,但福特Edge和林肯MKX等人气车型目前在加拿大生产。
      丰田 27% 21% 48% 49% 20% 18% Corolla转移至墨西哥生产,使得加拿大的比重下降。但仍保留RAV4/雷克萨斯RX的生产。
      FCA 7% 9% 54% 61% 21% 18% 无新计划。但如果征收关税,在加拿大生产的人气车型—中型厢型车将受到影响。
      本田 0% 2% 68% 70% 21% 20%

      Alliston工厂生产重要车型Civic和CR-V。

      出处:  LMC Automotive


      北美产能预期

      北美汽车产能到2023年将增加约300万辆。
      其中半数目前计划在墨西哥实施。

      North America Planned Capacity Investment
        对墨西哥的投资:
      • 宝马 – 圣路易斯波西
      • 戴姆勒 – 阿瓜斯卡连特斯 (COMPAS) w/ 雷诺日产
      • FCA – 托卢卡
      • 福特 – 埃莫西约
      • 通用 – 圣路易斯波西
      • 现代 – 蒙特雷
      • 马自达 – 萨拉曼卡
      • 雷诺日产 – 阿瓜斯卡连特斯 2 & COMPAS
      • 丰田 – 瓜纳华托, Baja
      • 大众 – 圣何塞恰巴
          对美国的投资:
      • 宝马– 斯帕坦堡
      • 戴姆勒 – c (DG) 2
      • Faraday Future – 北拉斯维加斯
      • FCA – 贝尔维迪尔, 托莱多北部
      • 福特 – 福拉特洛克总装
      • 富士重工 – 拉斐特
      • 吉利 – 里奇维尔
      • 通用 – 汉姆川克, 兰辛格兰德河, 斯普林希尔
      • 本田 – 格林斯堡
      • 现代 – 蒙哥马利
      • 特斯拉 – 佛利蒙 (特斯拉)
      • 丰田 – 乔治城 3, Tupelo
      • 大众 – 查特努加












      其他论点

      • LMC Automotive预测,作为基本方向,今后几年美国轻型车市场规模将在1,750万辆至1,760万辆左右。但多个不稳定因素以及政治方面的不确定因素将使预测量上升或下降:
        • 上升30万-50万辆 – 特朗普总统减免1兆美元的个人所得税和法人税、以及2,500亿美元的公共投资等经济刺激政策奏效,当然,是非过度保护主义的情况下。
        • 下降40万-60万辆 – 特朗普总统回归强势的保护主义或孤立主义政策。加上经济刺激政策的失败,移民的限制和强制遣返造成劳动力减少的情况下。由于美国今后的不确定性越来越浓厚,将对美国和全球经济产生不利的影响。
      • 已有几家整车厂宣布将向美国进行投资,并停止对墨西哥的投资计划。这是因为担心特朗普总统的选举宣言“将对在美国以外开展生产的整车厂处以罚金”成为现实。但这些整车厂中多数公司都计划已久,以应对小型车的需求减退以及需求转变至更高利润率的车辆,不能说全是来自于政治上的压力。
      • 特朗普总统的目标原本是底特律三巨头,但现在矛头还转向了丰田和宝马。因此,凡是今后在美国市场销售美国以外生产车辆的整车厂,都有可能成为其矛头所指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业务环境越来越严峻,原先汽车行业将NAFTA作为一个单一市场来看待。只要所有的成员都受制于相同的条件,汽车领域预计也将顺应特朗普总统的政策改变。另一方面,贸易壁垒的加强会增加最终产品的成本增加转嫁至消费者身上的风险,值得引起注意。
      • 如果对美国的生产工厂不实施相当数额的投资,墨西哥和其他地区50万辆以上的年产量将很难实现转移。如果在美国加强产能,墨西哥的现有工厂极有可能将关闭或造成利用率严重低下。其结果会造成成本增长和利润率低下,将对供应链产生更糟糕的影响。